首 页 机构简介 领导关怀 政策文件 老区概况 老区建设 难忘岁月 老区人物 红色旅游 老区调研 扶持老区 经验借鉴 联系我们
 · 聊城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 文艺园地 > 诗 歌 > 正文

175米(组诗)

弓 车

2012-9-5 14:42:11 来源:聊城老促会  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浏览:13016人次

175米(组诗)

山东聊城  弓 车

2010年10月26日,三峡水利工程最后一次蓄水,水位上升至最高的175米,达到最终蓄水目标175米,是日,我正在三峡中航行。

——题记

朝辞白帝

务必回到一千余年前

务必身穿布衫,颜色已褪,补丁几重

脚上的麻履也破了一两个洞

但一定要洁净,不妨在江边洗一洗

简单缝一缝,就拔几根头上的白发作线

这样,当我扣开杜甫的柴扉

他会认作他的同路人

他会为我筛几碗米酒,烧几条江鱼

与我谈及自京赴奉先的一路见闻

谈及石豪吏,谈及以前繁华如梦的长安

他会说,车辚辚马啸啸已成一片空幻

唯有江上清风,山间明月

依然在为残破的唐朝梳妆

他会带我去白帝庙,不是怀古

是远望李白是否已快来到

他将与李白豪饮,不知夜之将至

而我不胜酒力,只在一边

悄悄地,为诗仙、诗圣打点行装

并将残破的唐朝装上船

这是杜甫最最舍不下的心事

自然还有诗千卷、泪万斛

翌日破晓,他们已醉意朦胧,是朵朵彩云

扶他们踏上轻舟

我二十一世纪的步履太重,还未等我跟上去

轻舟瞬间已走远,消失在唐朝的中间

我只好将他们留下的万重山

一一装进我本来空空的行囊

注:杜甫曾在白帝城下的奉节县城居住、写作近两年时间,是他创作的丰收期。

从夔门开始①

从夔门开始,我要屏住呼吸

听江水拍打峭壁,峭壁打开门栓的声音

从夔门开始,我要目光空空如也

一滴水溅进眼中,从此流出泪即是长江

从夔门开始,我要学会站成万丈悬崖

把栈道修在我的胸前,我的心就是唯一的站台

从夔门开始,我要成为一只轻舟

把我全部的行囊放进悬棺,转眼已过万重山

从夔门开始,我要竖起全身的神经

像数不尽的峻峰,裸露在阳光下、天地间

从夔门开始,我掸去身上的灰,掸去心上的尘

到达巫山时,让那里的云,白云,作我的披肩

注:夔门,为三峡的起点,状若为长江洞开的巨门,两侧雄伟险峻的峭壁上有古栈道、悬棺等古代遗迹。

巫山云雨

一片,两片

一片片披在奇峰的肩头

缠在秀峦的腰际

罩在峡谷的胸口

缝在缀在奇峰的上面

三枚,四枚

一枚枚晶莹的纽扣,被扯落

被丢了下来

被抛了下来

落在我这位过客的身上

一阵轻风吹过

一个个青翠的身躯

裸露出了

挺拔

雄奇

傲岸

此刻的我

是站立在船头,还是置身世外?

只觉一朵朵带着纽扣的云

破胸而出

黄昏过神女峰

嘘——,悄悄地,不要喧哗

请把香烟灭掉

在这里只有云,可以

氤氲上升,可以缭绕着她

请放下手臂,不要用手指划

请掩住口

想要咳嗽的

请用涌过来的夜色堵住口

只让她听到波浪的喘息

只让她听到长江的心跳

悄悄地,不要动

只随着江水,悄悄地上升

156米175米

十九米,其实,把整个中国

再次抬高了

自然,我也被抬高了

让我这天,最近距离地

接近了她

接近了她,屏住呼吸

千万不要惊扰了她

不要让她从亿年一梦中惊醒

她一蹙眉,巫山十二峰就会

即刻还原为十二把利剑

把她护卫

护卫她的纯,她的洁,她的真,她的静

转过峡口,游船忍不住一声鸣叫

浓下来的夜色,一下子裹住了她

注:2006年三峡蓄水到156米,为总共三次蓄水的第二次。

三峡夜泊

船,缓缓地向岸边贴近,再贴近

将黄昏缓缓地缷在码头上

把锚抛下,几粒星星溅到了天上

又掉落在了岸畔,引燃了万家灯火

机声停息,缆绳用一个死扣

系住了夜色,月亮被拴在山峰的背面

波光是系不住的,该是从我的心里出逃的

多么自由的一群精灵!

北风有点紧,将刚探出头的星星吹灭

我只好掌起眼中的灯,让江两侧高大的屏风遮风

被大江轻摇着入眠,梦,从船舱里漏了出来

顺着江水流走,被不远处的三峡大坝拦下

175米

今天起,我要把夔门再向两侧推开一点

让它更宽,让我的长江在此流得更畅

今天起,请把我的手化为锚

抛下江去,下落亿万年后方可抓住江底

今天起,变矮了的巫山十二峰

正好可以放入我被掏空的胸中,神女在心的位置

今天,我看到西来的船上装着玉龙雪山,载着华岳

不怕水位不够深,只怕我的诗中放不下

今天,我把三千弱水倾进三峡

形成的三千米落差,恰好是李白那条银河的高度

今天,我需要灵魂出窍,从银河跌下后

再从三峡大坝跌下

175米以下的中国,稳稳地将我接住

隔江远眺姊归新城①

屈子,你的家迁来了没有?

不是指后人为你修的祠,是你

在楚国的家,两千年前的家

你的院内,一定有橘树

你手植的芝、兰,还有其他各类香草

最是你培植的一棵叫爱国的植物

现在已扎根到两千多年之深

屈子,你的院落太大了,大过楚国

大过历史

八百里洞庭在里边扬着波

九嶷山的云飘过,你举手摘下

为湘夫人、为山鬼做成飘飘裙裾

你为他们建造的闺房、阁楼、宫室

奢华,宏伟,美轮美奂

而追求清苦的你,只用一块砚台做你的卧室

你,以一支笔的形象

在里面醒着,睡着,梦着

哭着,问着,喊着,生着,死着

屈子,你的家好搬

其实,你的心早已做了每个国人的地基

你的离骚是橼,九歌为檩,天问是高大的梁

可你的情,你的爱,你的忿,你的心事

和从地下徘徊到天上的脚印

如何、用什么一一原样搬迁到现在?

屈子,要将你的家搬来,将你的遗产迁来

需要用你的诗句建造一条通天彻地的船

需要先渡过你宽过长江的皱纹……

注:姊归,屈原的故乡,因三峡工程而迁移。

我是一滴水

——写在三峡大坝

在它最深的这一天,我来了

自西向东,自高向低,顺着中国的地势

我以一滴水来体验

以成为一滴水之前的雪花来体验

以雪花之前的一朵云来体验

体验与其他水滴聚成一条大江

体验穿过草地,越过高峡

走过险滩,跨过幽涧

体验被撞碎在岸壁上

被船桨击破头颅

体验舳舻千里、云帆蔽日时

我负载的国运

体验李白抽刀断水

他的那把刀原来是最早的大坝

体验杜甫从巴峡穿巫峡

他一滴狂喜的泪让长江暴涨三千尺

体验年年龙舟竞渡

那些水花、波纹是屈原正在挥洒着的诗句

我来了,我被蓄在了这里

在这里,让我过滤,让我沉淀下来

在这里,不再泛起波浪

让船一艘艘走过

后面写下一个又一个“人”字

自大坝注入不再狂躁的中国

清晰而飘逸

作者:弓车,本名张军,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聊城市作协副主席、诗协副会长,《水城文艺》执行主编、《鲁西诗人》执行主编。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市老促会简介
       市老促会章程
       报告文件
       机构设置
       名誉会长
       顾 问
       领导成员
       会 长
       副会长
       秘书长
       常务理事
       理 事
       会 员
Copyright © 2012 聊城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www.lcl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635-8310291 手机:13562001291 邮编:252000 地址:聊城市东昌府区湖滨路南首海关院内 E-mail:lcgmlq@163.com
鲁ICP备12023792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1024*768分辨率访问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