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机构简介 领导关怀 政策文件 老区概况 老区建设 难忘岁月 老区人物 红色旅游 老区调研 扶持老区 经验借鉴 联系我们
 · 聊城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 难忘岁月 > 老区史话 > 正文

鲁西抗战史上的壮烈战斗——苏村阻击战

2013-8-12 14:17:15 来源:聊城老促会 作者:郝忠杰  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浏览:27366人次

鲁西抗战史上的壮烈战斗——苏村阻击战

在莘县鲁西抗日爱国党性教育基地苏村阻击战纪念馆,陈列着一则1941年1月19日的《大众日报》的报道:

报道内容为:

“鲁西一月十九日电:鲁西现集中敌(骑兵第四旅团及三十二师各一部分)伪万余,汽车400余辆,坦克30余辆及飞机配合,向我朝(城)冠(县)区、郓(城)范(县)区、宁(阳)汶(上)区分途同时“扫荡”,反复“扫荡”。

“十八日我两个连与敌战于朝城以西,被敌汽车八十辆、坦克七辆、飞机六架包围于苏村,敌以飞机轰炸,坦克冲锋。苦战一日,两次突围未果,被敌攻陷,我固守于两房舍,敌即大量使用毒瓦斯,除毒弹放射外,并于坦克上亦发射瓦斯筒,该部自营长教导员以下全部牺牲。”

这则报道向人们讲述了一场壮烈的战斗:苏村阻击战。这是一场当年鲁西军区特三营为掩护军区党政军机关、主力部队和群众转移的顽强阻击日寇的壮烈战斗。

为扩大百团大战战果,1941年1月7日,鲁西军区司令员杨勇率部在郓城潘溪渡一带设伏,毙俘日军软原少佐以下官兵160余人、伪军130余人,缴获九二式步兵炮l门(此炮现存于北京军事博物馆)。九二式步兵炮号称“一寸短,一寸险”,非常适合在复杂地形上使用,是二十世纪三十四年代一种重要的步兵营支援武器。这次惨败和重要武器的损失,使日寇恼羞成怒,发誓报复。1月12日,日军集中大批兵力,采取分进合击战术,对我鲁西军区的濮、范、冠、朝等县实行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妄图一举摧毁我鲁西抗日根据地,消灭我军主力部队和党政军首脑机关,狂妄的日军喊出的口号是:“夺回大炮,活捉杨勇”。

星夜奔驰 设防苏村

l月17日夜,杨勇、苏振华、段君毅率鲁西军区、行署机关跳出敌人郓(城)范(县)合击圈,到达朝城西南呈望、马集一带。随后,有一股敌人尾追而来;聊城敌人也正南下,有向我合击的迹象。为掩护军区、行署机关安全转移,军区命令军区警卫营——鲁西军区特务第三营,率九连、十连连夜进驻苏村,构筑防御工事,向朝城方向警戒。并派军区直属政治处主任邱如发到三营协助指挥。

鲁西军区教导第三旅特三营立即召开战前紧急动员大会,营长钟铭新、教导员邱良佐传达了军区首长的指示,指出特三营的基本任务是保卫鲁西军区党委、行署、军区首脑机关和群众的绝对安全。强调在这次反扫荡战斗中,要发扬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勇敢战斗,坚决完成保卫首脑机关和群众团体的任务。军区直属政治处主任邱如发告诉大家:根据掌握的情况,日寇向鲁西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已经开始,我们已经陷入敌人三面包围之中。敌人阴谋将我们赶到河里淹死。大家要有充分的精神准备,争做民族英雄,坚决打好这场反扫荡战斗。

苏村在朝城西南的平原上,距敌人据点17公里,当时有百多户人家。与呈望、马集成品字形,距离均为一公里左右。村内街道为丁字形,东通朝城,西通马集,南通呈望。村西有一条抗日沟,再朝西不远便是徒骇河。该村原有围寨,朝城县发动群众破寨时,把原有的土围子扒得剩了四尺高,正好形成环形防御阵地。

按照军区命令,我特三营指战员冒着凛冽的北风,星夜兼程,马不停蹄,于清晨来到苏村后,立即察看地形,布置岗哨、划分防区,构筑工事。苏村的老乡们听说要在此打仗,在村支部的带领下男女老少一齐忙开了,给战士们做饭,煮地瓜、蒸干粮、熬米汤,忙着卸门板、扛木料,帮助部队构筑工事。

同时,邱主任和邱教导员再次向战士们作了动员讲话,号召大家为了一年打败希特勒,两年打败日本鬼,争取抗战救国的最后胜利,为了解放全中国和解放全人类,不怕牺牲,英勇战斗,坚决粉碎敌人的大扫荡。

上午9时,苏村东部阵地发现敌情:数量汽车卷着尘土从朝城而来,汽车发出嗡嗡的声音,眼看敌人向苏村渐渐逼近……

严阵以待 初战告捷

战士们严阵以待,瞄准敌人越来越近的目标,焦急万分的等待着开火的命令。待敌人进入特三营交叉火力圈时,钟营长用驳壳枪一指,高喊一声“打”!早就瞄准好的机枪、步枪一齐开火。轰隆一声巨响,只见浓烟卷着火焰腾空而起,被击中的敌人的汽车立刻停止前进。未被打中的日军,纷纷从车上翻滚下来,接着组成战斗队形,托枪挺胸的向村东9连阵地冲过来,立即遭到我方猛烈火力的射击,杀伤过半,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割了苇子的干塘里和大道旁。部分未被打死的日军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等待后援。

敌人的后援部队迅速赶到,数十辆汽车停在几百米以外,几百名日军跳下汽车,在几十挺机枪和几十门小炮的掩护下蜂拥而来。

特三营战士早就按捺不住胸中的满腔怒火。当指挥员再次喊打时,战士们的枪口喷出愤怒的火焰,许多日军应声倒地。一群亡命徒不顾死活地往前冲,待到距离我阵地前沿二三十米的地方,立刻又遭到战士们的手榴弹的猛烈轰击,直炸得日军丢盔弃甲,尸横遍野。

上午10点多钟,双方停止了射击,战场一片寂静。这意味着更残酷的战斗即将来临。

这时,战士们正忙着修复工事,包扎伤口,准备弹药。特三营弹药消耗很大,有的同志的子弹和手榴弹已经快打光了。钟营长决定将9、10两连的两个新兵排撤出战斗,把他们的弹药和刺刀补充给老战士,同时决定把重伤员抬走。

日军也很快重新调整部署,各队队形散开,用汽车拖着大炮,载着士兵向苏村南、北两翼运动。从郓城出动合击马集的鬼子也从南面方转向苏村合围而来。

此时,钟营长派人和苏村留下的群众找来大车、木料、石磙等笨重器物堵住村口,防止敌人坦克进来。钟营长正准备回指挥所商量调整作战计划,一颗子弹打中他的左胳臂,鲜血直流。这时,军区通信队4名电话员,从7里外的马集拉着电话线来到,电话接通后,跟军区何德全参谋通话。特三营向参谋长报告:从朝城来了几十辆汽车,满载着日军。特三营有近20人伤亡,能参加作战的人员有4个排,加上营部一共不到130人。东西的敌人大概有一个联队,有汽车、大炮,加上看见的4架飞机,后边还有坦克。现在西南面又发现很多辆汽车正在向苏村驶来,来头不小!但特三营士气很高,战士们说从来没有打得这么痛快。参谋长最后作了指示,叫特三营坚决顶住,牵制敌人,掩护首脑机关安全转移。

根据参谋长的指示和敌我双方情况,特三营做出如下决定:

一、坚决执行命令,完成阻击和牵制敌人,掩护首脑机关和后方人员安全转移的任务;

二、死守苏村,与苏村共存亡,准备为祖国为人民流尽最后一滴血;

三、坚决顶住,不让敌人进村,将敌人消灭在阵地前沿;但也要作最坏的打算,如果敌人压力过大,我们伤亡过多,失去指挥,实在顶不住时,就只好退到村里同敌人打麻雀战,狠狠地打击和死死地拖住敌人;

四、节省弹药,不放空枪;

五、销毁全部文件,防止泄密;

六、将重伤员隐蔽在比较安全的地方,轻伤员继续参加战斗。

上级的指示和营首长的战斗决心,迅速传达到前沿阵地,广大指战员受到极大鼓舞,纷纷表示:人在阵地在,誓与苏村共存亡。

上午ll时许,敌人部署完毕,先是向我阵地进行猛烈炮击,而后鬼子一窝蜂似的向我阵地涌来。我军拼死阻击,枪炮声喊杀声骤起,敌我几次成为胶着状态。在东街,敌人用机枪封锁了街道,机枪手胡敬忠乘敌人停止射击的时候跳到街心,朝着趴在街上的日军猛扫。九连连长黄学友沉着指挥,鬼子涌到跟前时,一排手榴弹甩下去,炸得鬼子血肉横飞。待爆炸过后,鬼子又拼命发起攻击。一颗子弹击中黄学友胸部,他负了重伤。鬼子突破前沿阵地,黄学友拉响手榴弹,高喊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与冲上来的一群鬼子同归于尽。

危急中,副教导员秦昌银迅速组织战士集中火力对突入村内的敌人猛烈射击,并带领战士与鬼子展开白刃搏斗。在拼刺过程中,战士扣动扳机将敌人撂倒,鬼子支持不住,边打边向后撤,排长王云山操起一挺鬼子丢下的歪把子机枪,打得鬼子慌忙向村外逃去。九连阵地失而复得。

正当九连与敌激战之时,十连阵地也被敌人突破。指导员严海元组织反击。代连长高云汉命二排掩护,带领一排战士向敌人冲去。一阵手榴弹,把冲进南门的鬼子炸得死伤过半。乘手榴弹烟幕的掩护,又是一个冲锋,打死了十多个鬼子,缴获了一挺机枪和一个掷弹筒,一鼓作气把鬼子赶出了南门。

敌人的4次攻击,均被我指战员打垮,打得敌人狼狈不堪。他们开始以为在苏村遇到的是民兵和土八路,万万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顽强的抵抗。现在他们认为军区和杨勇司令员就在苏村,便调来了所有的预备队,采用肉刀子战术来围歼我们。

同仇敌忾 生死与共

中午,当敌人的包围将要合拢的时候,军区留守处打来的电话:命令特三营向西北方向撤退,同接应部队会合。说话之间,电话线被敌人切断了。钟营长准备组织部队突围。此时敌人已在苏村周围布满了汽车和士兵,用轻重机枪封锁了所有的退路,整个苏村被围得水泄不通。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突围已经无望。钟营长当机立断:依托阵地,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

敌人的合围完成以后,集中了所有的轻重武器向我方阵地进行猛烈的轰击,大小炮弹、轻重机枪、步枪子弹像雨点一样向阵地倾泄,整个阵地天昏地暗,硝烟滚滚。炮火轰击约一个小时,鬼子的步兵分别从东、北、南三面发起进攻。我军战士们士气高昂,高喊着“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的口号,以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回敬敌人。阵地前沿,鬼子的死尸像谷个子,一个挨着一个。

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鬼子调来了坦克参战。坦克轰隆隆地在阵地前沿横冲直撞,后边跟着一群猫腰端枪噢噢吼叫的鬼子。九连二排长刘勇身负重伤不能行走,便将一束手榴弹掖在腰间,待敌人的坦克来到身边时,猛力拉响了手榴弹,在牺牲的同时炸毁了敌人的坦克,堵住了后面坦克前进的道路。营长钟铭新在指挥反击敌坦克时,被飞来的弹片打伤腹部,他不顾伤疼,继续指挥,不幸再次负伤。他捂着流出的肠子,滚出工事,与进攻的敌人同归于尽。邱主任也在与敌激战中牺牲。

教导员邱良左命令指战员转入巷战。十连指导员严海元,端着机枪爬上房顶,对涌进村南胡同口的40多名日军,一阵猛烈的扫射,将大部敌人消灭。当他站在房顶再度向鬼子扫射时,被鬼子击中,从房顶上跌落下来,怀中还紧紧抱着那挺机枪。

当战士们陆续撤到村西头胡同时,教导员作了最后的战斗动员:“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上好刺刀,准备白刃战斗……”70多个人,70多颗心,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战斗到底”。他们分成若干战斗小组,占据胡同、院落、房顶,继续同敌人战斗:子弹打光了,用砖头砸;刺刀扎弯了,用三齿、铁掀,逐院逐房逐墙与敌人争夺。

特三营的一位小号手,为鼓舞我部斗志,避免被鬼子击中,平躺在房顶上吹号,号声不停战斗不止,在身负重伤后,用尽平生的力气,吹响了向敌进军的最后绝响。

鬼子恼羞成怒了!他们看到这支八路军从守寨到守街,从守街到占据房舍街巷,进行巷战、肉搏,始终英勇不屈,就残忍地使用了化学武器,向坚守在院落房舍的我军施放毒气弹,毒瓦斯把战士们呛得咳嗽不止,鼻涕眼泪直流。副教导员秦昌银指挥大家用湿毛巾包着肥皂沫、大蒜渣捂在嘴上,继续与敌人对峙。但由于敌人大量施放毒气,大家一个个失去了知觉。

鬼子调集重兵,从早到晚,强行将苏村攻破,却没有找到鲁西军区、行署的踪影。羞恼成怒,他们把指战员反绑双手,捆到一起,拷问军区、行署的下落。指战员却是一个个怒目而视,一言不发。

面对一个个硬骨头,鬼子无计可施。凶残地把被俘指战员分批拉到村南沟里屠杀。有几个未被刺死,冷风一吹,他们苏醒过来,相互搀扶着走到邱寺,得到群众的帮助,后被送到琉璃井的军区后方医院救治,侥幸存活下来,其中有副教导员秦昌银和战士白玉光。由于天色已晚,又要急着去追寻我首脑机关,有21名指战员鬼子没有来得及拉到村外,被就地残害于最后坚守的两个院落。

苏村阻击战,打得艰苦,打得悲壮,打得辉煌。我特三营l23人英勇牺牲,仅8人生还。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击了十倍于已的日军的陆空联合进攻,毙敌300余人,伤敌无数。掩护了边区首脑机关和当地军民的安全转移, 在鲁西的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在特三营与鬼子在苏村血战之时,教三旅七团掩护鲁西军区、行署和后方机关向西北方向成功突围,他们转移到朝北、莘北,与扫荡的鬼子兜了个圈子,又安全返回了濮、范、观中心区。

那门九二式步兵炮,由于不便携带,被指战员拆卸后,用油布精心包好埋在范县的黄河故道内。扫荡过后,重新安装,兵工部门试验出了土法制造的炮弹,使这门炮既能吃洋食,又能吃土食,在扫除敌人的据点碉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这门“功臣炮”,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陈列。

战斗结束后,当地群众将123名烈士合葬在苏村村东,后来莘县人民政府立碑纪念。2012年4月,莘县县委、县政府创新党性教育形式,将县内沿丈樱路近80公里的附近的16处革命旧址统一规划整合,建设了鲁西抗日爱国党性教育基地,处在丈樱公路沿线中心位置的苏村阻击战纪念馆是党性教育基地的一个重要场馆,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和省市领导雷建国、宋远方、林峰海、王忠林等到这里考察指导,中央党校党史研究部主任柳建辉等18位党史专家来这里专题调研,先后有近10万人参观学习,凭吊先烈,接受教育。

2013年3月26日,清明节将至,苏村阻击战的幸存者,已经97岁高龄的秦光(秦昌银)专程从河北省石家庄市来鲁西抗日爱国党性教育基地苏村阻击战纪念馆祭奠战友,并用自己的诗作告慰英灵:

当年苏村鏖战急,

飞机大炮加毒气。

寒冬流尽战友血,

浇得今日百花奇。

                                    ( 供稿:鲁西抗日爱国党性教育基地筹建办公室 郝忠杰)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市老促会简介
       市老促会章程
       报告文件
       机构设置
       名誉会长
       顾 问
       领导成员
       会 长
       副会长
       秘书长
       常务理事
       理 事
       会 员
Copyright © 2012 聊城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www.lcl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635-8310291 手机:13562001291 邮编:252000 地址:聊城市东昌府区湖滨路南首海关院内 E-mail:lcgmlq@163.com
鲁ICP备12023792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1024*768分辨率访问本网站